|    首页    |    投稿    |       |    供求    |    收藏本站        欢迎  |  注销
兴农App

登上慕士塔格峰

2020年02月20日 14:21  新疆旅游咨询网   0    收藏

1

巍峨的慕士塔格峰,4300米到6700米的高度上,13名蓬头垢面的业余登山队员蜷缩在8顶帐篷中,融着雪水,嚼着压缩饼干,做着最后的准备,第三阶段的攀登就要开始了。

凌晨4点,报时手表刚响,林志就从睡袋里跳了出来。他几乎一夜没睡。对于每一个即将冲顶的登山队员来讲,报时表的作用与其说是唤醒主人,不如说是仅仅给主人一个明确的时间标志。因为在那之前,他们早已枕戈待旦了。

刚刚扯动帐篷拉链,凛冽的高山风就趁虚而入,呛人肺腑。帐篷外满天星斗,果然是个冲顶的好天气。林志抓紧时间,融雪烧水,整理装备,于6时整坚定不移地踏进了深雪中。

被昨天白昼的阳光晒化了的积雪表层,经过高山风一夜的吹刮,已经冻得硬梆梆的,冰爪踩上去咔咔作响,行进时附着感很好。借着头灯的照射,顺利爬过第一道漫长的雪坡后,身上已有一了一点热气。朦胧中,前方有灯光。抬头一看,不远处雪地上出现了两顶帐篷,周围插着一些滑雪板、雪杖之类的冰雪用具。看来是某个登山队的营地。头灯的光亮引起了帐篷主人的注意,一柱手电光射了过来。林志迎上前去,大喜过望。原来,在大本营结识的大个子英国队员罗伯特正在那里鼓捣着什么,看来也是在做冲顶的准备。

就在几天前,大本营金主任给营地领来了三名英国客人,说是其中的罗伯特当天生日,特意来邀中国队员联欢。那天下午,在大本营的一块开阔地上,铺开一块防雨布,队员们席地而坐,一起喝掉了仅有的几瓶啤酒,吃光了临时搜罗来的所有小食品,似乎意犹未尽,就唱起了歌。队医陶玲能歌善舞,自报要奉献一首《青藏高原》。哪想到这里缺氧,曲到高处几乎噎住,又终于顶了过去。这使三个老外大为感动,生日“宴会”的气氛不断形成高潮。轮到客人唱歌时,却难倒了三条英国大汉子。经过好长一番酝酿,罗伯特出场了。那一本正经的表情使大家以为就要听到一首地道的苏格兰民歌了,但听到的却是一句英语道白:“很遗憾,我们发现自己是全英国最不会唱歌的三个男人,对不起。”那份谦虚,逗得大家哄堂大笑。

生日过后,英国人就从大本营消失了。谁也没想到,他们已经在这里建立了营地,正准备滑雪登顶。

老友相逢,热情的罗伯特握住林志的手说了很多话。可惜,林志不懂外语,听得出诚恳的语气,却听不懂任何具体内容。权当是祝福好运吧!

但不久以后,似乎又回到了世界的尽头。狂劲的山风吹他、彻骨的寒冷冻他、紧箍咒般的头痛锥他、无着无落的孤独感熬他......似乎四周一切都在围剿着这个固执的独行者,迫使他放弃自己的选择。

在这长时间的跋涉中,意识已经淡漠,思维已经钝化,脑袋轰鸣,胸闷,心跳,口渴,但没有力气把水壶从背上解下来。冥冥之中,脑子里全是各种响声和说话声。他不想应答,也无力应答。事后,他感觉这条路大概是一生中走过的最漫长、最艰苦、最没有尽头的路。

但是,他还在行走。每天15千米长跑,外加1000米游泳,整整一年的体力储备,在与大自然抗衡时,竟然如此不堪一击?他迫使自己每走50步休息一次,慢慢变成了45步、40步、35步......最后每走5步就要狂喘一阵,脚步一停就想躺到睡觉,而睡觉就意味着永远和这个世界“拜拜”。

就这样,他如梦如幻般地挣扎了8个小时。

不知何时,突然没有了路线标志,一个高约2米的乱石堆出现在眼前。这是一个在野山乱岗中司空见惯的乱石堆,平淡无奇地摊在那里,后面是隐约显现在雪雾中的巨大的沟壑。奇怪的是,一些五颜六色的小旗插在那块乱石堆上,或压在石块底下,好像谁不经意中收拢的一些遗弃物。他茫然不解地看着这些旗帜,寻找着那突然间消失了的道路,直到意识一点一点地清醒,思维一点一点地恢复,帮助他做出一些判断。当那个判断的轮廓终于获得最后的聚焦,主峰的概念在头脑中清晰出现的一瞬间,他感到轰然一声巨响,全身获得一种瞬间的释放,随之便带着纱幔落地的感觉扑倒在石堆上。

顶峰,原来竟如此平淡无奇!在经历了一番生死拼搏之后,到达的竟然是这样一个天上灰蒙蒙、山顶雾蒙蒙的毫无华彩的世界。没有鲜花,没有锣鼓,没有欢呼。以往,在运动场上仅仅奔跑100米就可以赢得的关怀,这里都没有;有的只是那些在风吹、日晒、雪埋中顽强存身的各色旗帜,标志着这里是人们通过自身奋斗可以到达的地方。

想到那些已经离开这里、或者正在走向这里、甚至为了这个目标已经在来路或返程中牺牲了的人们,他有一种沉重的庄严感。一股难以克制的热流一瞬间涌向眼眶......

此后,他想把这个巨大的惊喜立刻通知大家,但是,暂时没有任何人能够与他共享欢乐。回答他的,只有那些杂乱的噪声。

此时此刻,先前的所有不适症状全都消失了。他用冻僵的双手笨拙地从背包中掏出国旗,压在最高处的一块石头下,拍摄取证。

返回的路似乎更长。3时28分他开始下撤。没走多久,就陆续遇见了包括罗伯特在内的五名外国队员。登顶的成功和外国队员的拥抱祝贺使他豪气大增,他竟然大步流星的走完了最初的一段下山路,紧接着,袭来的又是剧烈的头痛、高度的疲惫、心脏的狂跳和难耐的干渴。


扫描二维码以在移动设备观看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
新疆兴农网 微信公众平台
兴农网 Android/iOS
新疆国家农村信息化示范省工程 主办:新疆维吾尔自治区人民政府 承办:新疆气象局

新ICP备14002633号-2

新公网安备 65010202000026号

地址:乌鲁木齐市建国路327号 电话:0991-2630133 传真:0991-2630253 信箱:xjxnw@163.com
Copyright ©www.xjxnw.com All Rights Reserved 新疆兴农网 版权所有 掌新软件 技术支持